诺基亚6 Android 7.1.1更

  以我的亲身经历,敬告网友。
  事情的经过是2013年11月21日晚上五点半左右,我像往常一样去创业大街和春城大街交汇处福达酒店的班车站点去接我儿子,天已经很黑了,我把车停在马路牙子边上,打着应急双闪。意思就是马上就走。大家都是这样停车的,我天天也是这样停的。当时也有几辆车像我这样停的,才停了有两三分钟那样,就过来一位貌似交警的人过来狠狠地敲我的车窗,当时天已经很黑了,我被他这麽大的动静吓了一跳,就打开了车门,他就凶叨叨地冲我喊:“你咋停车呢?你有毛病啊?声音很大,言语很粗鲁,态度很恶劣。在这期间他也没出示过警官证证实他的身份,而且也没有要我的驾驶证和行车证,更没有给我开罚单。
  我听他这样说话,非常生气,本来天都黑了,老公不在家,一个大男人这样骂我,这麽大声冲我喊,我很害怕,我就下车和他论理,我碰了他的衣服一下,我一米五七的个头,他瞅着好像能有一米八一米九那样,而且穿的还很厚,我碰他衣服一下他就说我袭警了,挡在我的车头前面不让我走,这时我儿子从班车上下来坐进我的车里,看见这种情况,就哭着喊;“他要回家写作业”。
  我就在车里冲交警喊:“我儿子还要回家写作业呢,你让开,他没有让开,而是站在车头前冲我喊:“你从我身上压过去啊!我一看他这样执法更不相信他是交警了,这期间他也没有要我的驾驶证和行车证,更没有给我开罚单处罚我,如果我的车是处于违章的位置,正规交警肯定是要把我的车引导到不违章的位置,怎麽可能挡在我的车头前面不让我走呢?我有些着急,儿子今年上初一,学校抓的很紧,平时正常写作业都得写到十点左右,而且儿子当天还感冒了,一个劲的咳嗽,还没有吃饭,这样耽误下去怎麽办?况且老公还出差在外,我就下车把他推到车的旁边,我刚要上车,这位所谓的交警就又站到我的车头前面不让我走,还是冲我喊:“你从我身上压过去啊!这样反复了三四次,这期间他也没有管我要驾驶证和行车证,也没有说处罚我,时间已经过去将近一两个小时了,由于他站在我的车前既不处罚我,也不让我走,儿子在后面吓得直哭,我被他这种行为整蒙了,有些耗不起了,也更加不知所措,更加着急了,这个地方有歌厅(KTV)、洗浴、酒店,社会闲散人员较多,冬天穿仿制警服棉衣的人很多,我更加怀疑,他不是真正的警察,我心里没想别的,就是想回家领孩子写作业,看病。交警刘璟昇还是说:“你从我身上压过去吧!大约僵持了一两个小时左右,我懵了,更加不知所措,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交警,交警正常执法不是应该先敬礼,然后要我的驾驶证,行车证之后,掏出罚单进行处罚,之后就让走了吗?刘璟昇交警这是干什么?我就把车往后倒了一下,从他的左边把车开走了,这期间我没有瞅别的地方,只感觉有人抓我的倒车镜,有人开我的车门,我开车调个头准备回家,才开到将近路口的地方,交警也不知道跟私家车说什麽了?私家车把我围了起来,看到这种情形,我有些生气:“他们怎么可以合起伙来欺侮手无寸铁的妇女和儿童,我们犯了多大的错误啊!当时我的车停的是靠里边的位置,没有影响到别人。
  我就下车冲着私家车说:“你们知不知道交警骂我还挡在车头前面不让我走,私家车听后都陆续的走了。这时他们把警车停在我的前头,我想起了应该报警,因为大黑天的这个貌似警察的人拦着我不让我走,也没有让我出示驾驶证,也没有让我出示行车证,也没有处罚我,就是站在车头前面纠缠不休,我更加怀疑他不是真警察。
  我打了半天电话110警察说一会儿来,刘璟昇打完电话110警察马上就来了。我跟派出所民警解释是怎么回事,派出所警察说:“他们不相信我说的话,只相信刘璟昇说的话。”派出所民警管我要驾驶证,我就把驾驶证给了警察,我把行车证给派出所民警,他没要。
  派出所警察来了很野蛮,让我跟他们走,很偏袒貌似交警的他,对我很凶,说话也很凶,( 大黑天的,冒出来一个交警,也没出示警官证,也没要我的驾驶证和行车证,就是凶叨叨地,还骂我,并且还挡在我的车头前面不让我走,纠缠我,我开车走了,还把我拦住了,110警察来了,不问青红皂白,就是凶凶的让我跟他们走,我有些懵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遇到土匪了?)
  我跟派出所民警说:“我要让我的姐姐过来把孩子带走,孩子还没写作业呢!而且还在生病,其中的一个警察说:“写什么作业?”他们很不耐烦,行为很粗鲁,让我跟他们走,难道你们暴力执法还不行我申辩了。
  派出所警察还告诉我带着孩子一起上派出所。我心里很怕吓着孩子。
  这时姐姐过来了,看见这阵势就跟他们求情,他们就用胳膊挡我姐,最后把我姐推倒在地上。
  这时来拖车的了,我就跟他们说:“我要把孩子的书包从车里拿出来,他们刚开始还不让我拿,还用胳膊粗暴的挡我,后来让我拿了,之后他们就把我的车连摔带打的给拖走了,也不知道车有没有被摔坏。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告诉我为什麽把车拖走?也没有人给我出示任何凭据,告诉我车拖到哪去了?总之就是两个字“糊涂”。还有就是:“他们暴力执法太可怕了”。
  由于他们把我姐推倒在地上,姐姐就说:“那我跟你们走吧!姐姐就跟他们上警车走了,这期间没有人搭理我。
  我就把孩子送到妈妈家,之后自己来到四联大街派出所,跟他们录了口供,是当时的姓史的警官给我录的口供。
  我去管当事交警刘璟昇要车他说我袭警和肇事逃逸了,不给我车,老公上交警队去要车,他们就说我一堆不是,至于为什么扣我车,为什麽没给我开任何凭据就把我的车拖走了,他们也不做解释,就是不给我车,找到汽车产业开发区的李昊警官,李昊警官的态度非常不好,对我们大声喊叫,让我们去警察局去处理,让我们把伤害交警的事情先处理了,这里说明一下,我没有伤害交警,事情发生的当天我有交警的相片,事发第二天早上我还看到刘璟昇交警在执勤,而且昨天我也看到刘璟昇交警在执勤。李昊交警这样说,我就和我爱人去警察局了,警察说让我们等着:“说我妨碍公务了”
  在这期间我第一次拨打12345反映情况,如果我违反交通了,交警队可以罚我,但不应该扣我车,那属于我的私有财产,交警队后来给我回复是:“我没有行车证,交警刘璟昇压根就没有管我要驾驶证和行车证,后来来的110管我要驾驶证我就给他们了,我把行车证给警察,他们压根就没要,说我没有行车证扣我车这简直是强词多理。我又拨打了12345往回要车,这回交警队压根就不给我们回话了。后来我亲属打了12345反映了事实,第二天(2013年12月2日)刘璟昇电话通知我们去取车,取车时刘璟昇的王姓领导然后打电话问刘璟昇扣车是否有交通肇事,刘璟昇回答没有交通事故,之后王姓领导说了一句侮辱我人格的话。经过一系列的周折,我们终于拿到可以放车的单子,我看见上面写着:“是因为我没有行车证而扣的车”还扣了我一分,罚了50块钱,事实是我当时带了行车证。
  但尽管是被迫违规拖走的车,我们还是在停车的地方被迫交了200块钱的拖车费和220块钱的停车费,总共440元钱。交完了钱才让我们去取车,当我们上停车场去取车时,发现车前面拖车钩子的地方暴露在外面,外面的盖子已经没有了,跟停车的地方联系他们说:“拖车的时候弄丢了。”我听后很恼火,他们怎么可以这样野蛮,我们的车也没给我们保持原样啊!怎么跟一帮胡子似的呢?在没有车的这段日子里,我天天徒步打车送儿子,儿子跟着我一起挨冻,因为当时拖车时他们没给我们充足的时间拿东西,我的两部手机都落在车里,一部是儿子学校的校训通,一部是我的手机,这十多天来,儿子学校的作业我是一个都收不到,我个人的事情也联系不上,都被耽误了。
  老公出差回来后就找到在岗执勤的刘璟昇交警,说了很多的好话,刘璟昇说:“你看我也没伤到,你们到派出所销案吧!我也不要钱。
  取完车后,当时已经是十几天后的事了,派出所没有给我们打过电话,我们主动打电话给史姓警官,问下一步,还有啥手续履行,史警官说,你们俩可以协商,跟派出所没关系,协商互不追究,就可以结案。我们就马上给刘璟昇打电话,刘璟昇说:“找个人和解吧。”
  并说:“你打听打听汽车厂这边多少钱?绿园这边多少钱?”我说我一个上班的没有多少钱,刘璟昇说,同意放车,经过好几个领导呢!都得打点。
  2013年12月6下午左右,四联大街派出所刘双喜警官给我打电话让我上派出所去一趟,我请好假和我老公来到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官对我很不好,刘双喜警官有些激动,质问我怎么和交警刘璟昇说的不一样,我告诉他:“我不能当着警察面说假话,事实就是这样的”。期间派出所副所长过来说我脾气不好.期间汽车产业开发区交警队打来电话说:“如果我再告,就告诉我:“衙门口朝哪开?’
  大约三个小时左右,老公和孩子来到派出所才让我回家。
  2013年12月9日交警队的领导又给我打电话说:“成立一个小分队调查我这件事,给我找公平。”
  2013年12月10日刘双喜警官又给我打电话让我上午九点到派出所去一趟,我说可以。
  2014年12月11日我跟单位请好假,和老公不到九点就来了,派出所正在开会,开完会后刘双喜警官看见我过来了,就很严厉的招呼我:”你过来,我当然就跟他进到他的办公室里,他告诉我:“把我的卡子摘下来,然后把兜子包括手机钱包等都给老公,然后史警官就把我带到一楼最里面的屋子,靠暖气的地方用手铐把我铐到暖气包上了,我就问史警官:“为什麽铐我”,他也没给我做任何解释,一会扫地的大爷过来了,看我被铐在暖气包上,就跟我说:“他们是违法的啊!”一会儿又过来一个穿着警服的人说:“交警和警察是一家啊!”我迷惑了。
  一会又过来一个看我的人,看见我说:“就看她啊!一脸的不屑,再后来又来了一个人一起来看我,在这期间我要上厕所都受到了限制,手铐比较紧我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心思把腿放在床上他们还非常严厉的冲我喊:“你当是你家呢!后来才知道这间屋子好像是他们的休息室,来往的警察很多。在这期间,史长岐警官恶狠狠地问我是哪个单位的?我跟他说:”我口供上都写着呢,又过了一会四联大街派出所的所长又恶狠狠地下来问我是哪个单位的?还说看用不用通知我单位开除我公职。
  到这里我心里只有气憤,但是我很冷静,老公一再提醒他们,
  说我有心脏病,他们置之不理,跟他们说尽好话,他们理都不理,在这期间,他们不让我喝水,不让我吃饭,连上厕所都受到了限制。
  到晚上五点左右的时候史长岐警官才把我放了,说要拘留我,但看我是个女人,给我几天时间让我回家准备准备,还说给我们时间让我们和交警和解,如果和解不下来,就继续拘留我。史长岐警官按自己对事件的理解,编造了一份笔录材料,我被非法铐了一天,怕他们继续胡来,就被迫在编造的材料上签了字。
  在这期间,史警官埋汰我学历低,不懂法,他最烦我了等等,话说回来,这警察是在办案还是在干什么?是在公报私仇吗?办案时怎么能用侮辱性的语言呢?
  从派出所回去以后,急火攻心我就得了严重的冠心病和抑病,医生说:“都是急病。迫不得已,我跟单位请了病假。到现在我的病也没好。(被铐后,第二天去三甲医院开具的假条和病理诊断,心电图为证)
  怕他们再进一步伤害我。所以就找到刘璟昇所在汽车产业开发区交警队一中队队长董辉和姓穆的教导员和他们谈和解,当时一中队队长董辉和教导员说:“就想出口气:”后来经过百般协调吐口说:“同意和解,但要我当面道歉,并给交警补偿,由于之前找刘璟昇谈和解5000他不干,所以这次给了刘璟昇一万块钱。和解之后的一天,交警队还冒充是12345回访人员,问我老公对处理的结果满不满意,老公说:”我们打完12345就遭到了打击报复,派出所就把我老婆铐暖气片上了,但我们也不想追究了。
  事情的整个过程就是这样的,整个过程汽车产业开发区交警队和四联大街派出所警察他们官官相互,一起鱼肉老百姓,交警刘璟昇没有按照规定正规执法,滥用职权,暴力执法,欺侮妇女儿童,涉嫌在一起敲诈,想扣你车就扣你车,在这样的法制环境下,我一年才赚三万多块钱,让他们讹走一万块钱,他们太没有人性了,难道他们没有孩子吗?他们没有妻子吗?

  纵观整个事件,我提出以下疑问:
  1、请问:
  我们长春市老百姓是不是在法制环境下生活?《道路交通安全法》对交警的执勤规范实用吗?《妇女儿童权益保障法》实用吗?
  以上事实向纪检部门反应过,但是,并没有得到解决,现在全国都在抓贪腐,抓作风建设,长春市可以例外吗?
  2、四联大街派出所和汽车产业开发区交警队难道没有敲诈嫌疑
  吗?难道他们不是滥用职权吗?
  1、如果我有违法行为,四联大街派出所为什麽不对我做出处罚,案发当天晚上为什麽没有铐我,如果我够拘留了为什麽没有拘留我,而是在刘璟昇管我要钱2000,3000,5000都嫌少,要钱没得逞的情况下,在时隔20天后(2013年11月21日——2013年12月11日)才铐的我,在这期间,史长岐警官恶狠狠地问我你是哪个单位的?又过了一会四联大街派出所的所长又恶狠狠地下来问我是哪个单位的?还说看用不用通知我单位开除我公职,我被他们轮番的威胁恐吓,而且还说要拘留我五天,那么他们拘留我有合法的手续吗?事实是我跟当事交警刘璟昇的口供都对不上,事实是他们这一天也没拘留我,就是把我铐到那,不给水喝,不给饭吃,我要上厕所他们也装没听见,我有心脏病老公已经提醒他们多次,他们置之不理,后来我是在他们刑讯逼供铐了我一天以后,。回去我就得冠心病和抑病了,我有医疗诊断,是在身体实在承受不了他们非法使用刑具,轮番威胁恐吓侮辱的前提下才跟他们屈辱的和解了。那么请问和解不是应该在公开、公平、公正的前提下和解吗?四联大街派出所当事民警按自己对事件的理解,编造了一份笔录材料,我是被非法铐了一天,怕他们继续胡来,被迫在编造的材料上签了字。我是被迫在刘璟昇和我的口供对不上,没有任何伤害的前提下给了他一万元。
  3、当事交警刘璟昇难道不是不作为行为吗?
  (1)整个过程刘璟昇交警执法不规范,说话野蛮粗鲁,辱骂妇女,一没有敬礼,二也没有掏出他的警官证,证实他的身份,更没有管我要驾驶证和行车证,也没有罚我,只是站在车头前让我从他身上压过去,难道这不是诱骗,不是碰瓷吗、在没有任何伤害的前提下张嘴就要钱,并说:“你打听打听汽车厂这边多少钱?绿园这边多少钱?”我说我一个上班的没有多少钱,刘璟昇就说,同意放车,经过好几个领导呢!都得打点。这到底是什么行为?
  这难道不是交警不作为,乱作为吗?
  4、汽车产业开发区交警队难道不是违法扣押车辆吗?
  他们凭什么说拖车就拖车,连个收据凭条都没有。被迫违规拖走的车,还在停车的地方被迫交了200块钱的拖车费和220块钱的停车费,总共440元钱。
  5、汽车产业开发区交警队难道不是暴力执法吗?
  汽车产业开发区交警队交警和四联大街派车所民警有没有考虑到我一个女同志当时还带着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在这种情况下,交警和警察暴力执法,行为语言粗鲁,不堪,给我未成年的孩子和我造成心理和身体无法磨灭的伤痛。这难道不是暴力执法吗?
  6、汽车产业开发区交警队和四联大街派出所难道不是威胁恐吓,打击报复吗?
  (1)在我第一遍打12345要车时汽车产业开发区交警队说我没有行车证,而我当时证件齐全。在我打第二遍12345要车时交警队告诉我:“如果再告,告诉我衙门口朝哪开”。在我打第三遍12345要车时,“交警队领导告诉我成立一个小分队调查我这件事,给我找公道,找公平”。而第二天就把我强行铐暖气包上了,这难道不是威胁恐吓打击报复吗?
  (2)在警察办案时用劲侮辱的语言,埋汰我学历低,不懂法,他最烦我了等等,威胁开除我公职。


  基于以上的事实情况我提出以下诉求:
  1、我要求严惩乱作为汽车产业开发区交警刘璟昇,四联大街派出所张姓副所长,当事民警史长岐,刘双喜警官,他们不配为人民交警和人民警察的头衔。清除出警察队伍。
  2、返还我在此次事件中被交警刘璟昇讹走的一万块钱。
  3、他们非法强行戴手铐刑具给我这位女同志造成极大的心理和身体的伤害我要求给我赔偿两万元。我已经被他们折腾的得了冠心病和抑病。
  4、返还非法扣我车的非法所得440元。
  5、消除非法说我没带行车证而被扣的50元钱及被扣的一分。
  以上所说都是事实,希望领导详查,还我一位普通老百姓一个公道。我们相信主席,相信书记领导下,没人敢枉法!!!






评论 0

  • 额~,木有评论!

猜你喜欢